新華報業網 > 首頁 > 正文
聽·見小康(98)| 1800米跨越1800年,南京這條路越“夜”越美麗
2021/09/06 20:55  新華報業網  

  (時長:09:04)

  一條長江路,半部南京史。近日,江蘇省文化和旅游廳公布第一批省級夜間文化和旅游消費集聚區22個,南京長江路文化和旅游集聚區位列第一。長江路為什么能做到?“夜太美”的背后究竟有怎樣的故事?隨著南京疫情防控進入常態化,長江路的夜生活也在逐漸恢復。這就跟隨《聽·見小康》采訪組,一起去找尋答案!(請聽文章開頭音頻↑↑)

  口述 | 丁翔 趙崢嶸 呂曉艷

  六朝博物館、江寧織造博物館、總統府、梅園新村紀念館……三步一景觀,五步一遺存。南京長江路,雖然只有短短1800米,卻連起上起六朝到明清、下及當代的1800年悠長城市文化。如今,從延時開放的景區、博物館,到夜間不打烊的小劇場、潮街區,這里曾經沉寂的夜色正逐步被點亮,成為年輕人熱衷打卡的網紅地和聚集區。

  丁翔:我是丁翔,國民小劇場的負責人,也是一個熱愛舞臺,愿意在舞臺上追光的追夢人。

  在南京長江路文旅集聚區,有一座“文藝范”十足的國民小劇場。它的前身是“公余聯歡社”,梅蘭芳曾在此演出。新中國成立后,這里又成了江蘇省歌舞劇院的辦公場地。談及劇場的改造,丁翔記憶猶新——

  丁翔:我(19)99年畢業分配在一個國有院團,從事藝術創作和藝術生產。我記得很清楚,2000年的時候江蘇省文化廳開始提倡文化小劇場的發展,那個時候北京、上海、天津、深圳已經做得非常不錯了。這么多年,我從事過活動的策劃、企業策劃,包括后面來做產業園區。很偶然的機會,(2014年)在項目的改造過程中,我們發現有一個民國時期留下來的這么一個劇場。當時這個載體其實整體還是很破敗的,陽光可以直接透過屋頂照在劇場舞臺上。這個地方我應該怎么做?這是我當時思考的一個問題。我跟我很多的朋友們,包括演員和導演聊完之后,(發現)他們都非常希望有一個屬于自己的舞臺。

  國民小劇場。

  小小的戲劇空間,如今正以不同的方式融入人們的夜生活。人們在街區吃飯、逛街之余,也可以去劇場打卡,提升藝術旨趣。然而在創辦之初,丁翔卻遇到了巨大的困難。

  丁翔:小劇場的特點是觀眾跟演員之間特別近,包容感、圍合感和它的傳播性特別好。但是高頻次、低成本、低票價,又是觀眾對小劇場的一個普遍的認知。(20)17年年底,小劇場投入使用。當時采購了杭州的一部話劇,我記得很清楚,它是4萬塊錢一場的演出費。第一場,我們通過票房銷售,就賣了差不多十幾張票。當天晚上,團長就找到我說:你知道,一場沒有觀眾的演出是對演員最大的侮辱。我遇到了一個很難跨越的事情:觀眾從哪里來?他為什么要來買票?不吃(蒸)饅頭爭口氣,第二場,那天晚上包括白天一天,發動所有的朋友和團隊,送票!經過努力,那天基本上也坐滿了。晚上這個團長又找到我:今天演員演得非常好,觀眾的熱情程度也非常棒!從那一刻開始我們跟團隊商量,小劇場要開始改變!

  國民小劇場內景。

  如何改變?丁翔陷入了沉思。如果站在劇場的角度去看產業,意味著要有好的硬件,要生產或引進更高質量更高水平的作品,吸引觀眾來觀看。要做到這一點,就必須要有新的商業模式與之匹配。如果換一種角度,站在產業的角度看劇場呢?

  丁翔:文藝一定是扎根在群眾中間(的),它對地理位置,對人口聚集的虹吸效應(要求)還是比較大的。站在產業的角度去看劇場,是如何(在)文化娛樂多元化的這個市場中間,把觀眾更精準地“撈”出來。現在國民小劇場有47000多粉絲,我們有很多的群和交流平臺。我們每年打造一部屬于國民小劇場自己的IP;我們成立了小劇場戲劇共創平臺,把很多觀眾集聚在一起,讓他們來感受導演是怎么排練的,演員是怎么在舞臺上調度的,燈光音響是怎么來融合的……從根本上打動和吸引一批年輕人。(2018)那一年我們做到了140多場演出,(20)19年我們做到了203場,2000年疫情期間我們做了85場,那么今年,目前是97場。我們每年還做一場“長江路小劇場話劇節”,它是一張城市的文化名片,這里面反映的是文化自信。

  國民小劇場推出的話劇獲得觀眾好評。

  不同于國民小劇場,南京D9街區則是由南京卷煙廠老廠區華麗轉身而來的創新消費場所。有數十年歷史的瓷畫被搬到了外墻,在燈光中展示古都風采;108米長的T臺向老廠區內延伸,屋頂的天幕在光影中變成奇幻世界;外掛的旋轉樓梯蜿蜒而上,給工業廠房平添幾分美感……新穎的設計,獲得了眾多年輕人的青睞。逛街、拍照、就餐、互動、參觀……工業遺存也可以獨辟蹊徑,創新城市改造方式,秀出 “潮玩風”。對此,南京D9街區項目負責人趙崢嶸深有感觸:

  南京D9街區。

  趙崢嶸:我們把這個項目是放在了南京長江路文化旅游聚集區打造的這么一個大背景下,對整個項目進行了很多非常有匠心的這種設計和策劃。現在你們看到的D9街區,除了少量歷史遺存的保留之外,和原來的老煙廠的那種感覺,已經有天翻地覆的變化,可以說是“舊貌換新顏”。

  趙崢嶸。

  當我們從溫飽階段全面轉向小康階段的時候,大家更多地從滿足吃得飽、穿得暖這樣的物質化的需求,轉向藝術、文化、社交這樣的一些文化層面的需求。

  D9街區南京近代建筑博物館外景。

  “夜經濟”(夜晚)其實會成為大家快節奏生活之下最有活力的這么一個消費的時間點。大家可以匯聚到一起,社交、消費,(進行)一些藝術化生活。等到疫情逐漸散去的時候,我們計劃在今年的9月底,以全新的面貌對外營業。

  江寧織造博物館。

  與此同時,文博場館也不再是夜晚就關上大門的“城市符號”,而是刷屏不斷的網紅“打卡地”。2020年7月,以江寧織造博物館為代表的多家博物館率先開放延長至晚10點。夜游博物館,安靜看展,對百姓來說,成為一種獨特的人生體驗。江寧織造博物館副館長呂曉艷認為:

  呂曉艷。

  呂曉艷:人們走進博物館,中國傳統文化從書本走向了現實(生活),通過一些沉浸式的參與性活動,能夠給我們所有的社會大眾帶來一些精神上的享受和一種愉悅,實際上是我們小康生活的一個非常重要的體現。全國各地的不同層次的人都到我們織造館來參觀,他們有的是來探尋《紅樓夢》,有的是在找尋我們江寧織造府的歷史,還有一部分是對我們的云錦、對我們的中國旗袍感興趣……

  江寧織造博物館內的互動裝置。

  對于打造“色香味”俱全的文旅“夜宴”,南京市玄武區文旅局副局長唐思恩表示:

  唐思恩:通過去年近一年的努力,應該說長江路文旅集聚區還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來長江路的市民也好,還是游客也好,在晚上可以選擇去看一場劇,聽一場相聲……應該說整個長江路的夜間文旅集聚區的打造,填補了白天的、常規的一些空白,使整個旅游產業鏈拉長了,而且消費也大大提升。

  小康心愿

  丁翔:希望能夠在政府和社會的共同努力下,南京能夠建設更多的小劇場。能夠有更多的觀眾,放下手機,靜下心來去關注舞臺藝術。

  趙崢嶸:我希望人民的生活水平越來越好,更快地走向富裕。

  呂曉艷:我們老百姓在生活當中能夠進一步地展示自我,能夠處處來展現我們的中國傳統文化。從“人”的身上讓世界去了解中國的變化。

  你也想說說自己的小康故事?

  別著急,你可以通過以下方式與我們分享

  聯系郵箱

  xinhuabaoye1234@163.com

  欄目熱線

  025-58681634

  說出你我的故事

  聽見小康的聲音

  END

  總指導:雙傳學 顧雷鳴

  總策劃:李揚 高坡

  監制:任松筠 田梅

  統籌:高偉朱威 韋偉

  記者:朱威

  音頻剪輯:劉暢方達

  視頻拍攝:王悅謀

  視頻剪輯:劉暢方達

  配音:董雙

  檢校:金勇

標簽:
責編:劉艷元

版權和免責聲明

版權聲明:凡來源為"交匯點、新華日報及其子報"或電頭為"新華報業網"的稿件,均為新華報業網獨家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必須注明來源為"新華報業網",并保留"新華報業網"的電頭。

免責聲明:本站轉載稿件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新華報業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者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read_image_看圖王.jpg
報業網書記頭像-吳政隆.png
報業網書記頭像-許昆林.png
蘇言.jpg
受權.jpg
周刊 報業網小banner_wps圖片.jpg
cj.jpg

相關網站

二維碼.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網上不良信息_00.png
動態.jpg
大咪直播app下载安装苹果系统-大咪直播app官方下载-大咪直播app下载